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自然之友植物组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61|回复: 0

雅鲁藏布江水系亟需新的管理合作框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8 13: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雅鲁藏布江,或者更准确地说,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贾木纳河(流入印度后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从喜马拉雅山高高的冰川间流出,来了一个神奇的大拐弯之后直泻而下,穿过世界上最深的峡谷。河水在群山中迂回奔流,400公里内河床就下降了2000多米。由于其中蕴藏着尚未开发的巨大水力资源,水电专家将其视为“理想中的黄金国度”。出了峡谷,大河从印度的东北角涌入阿萨姆山谷,又流过孟加拉国广阔的三角洲低地与恒河汇合。在到达其最终目的地孟加拉湾之前,这条大河穿过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三个国家——中国、印度、孟加拉国。


跟这一水系有关的一切都可以用“规模宏大”来形容:正如布沙拉•尼沙特指出的那样,在世界范围内,这条河的水量仅次于亚马逊河与刚果河,比欧洲20条最大河流的总水量还多;它携带的泥沙虽然是大坝建设者最厌恶的,然而从高高的喜马拉雅到孟加拉湾的热带海洋,正是这些泥沙让鱼儿得以生存,让农民有了生计。千百年来,数以百万计的人沿河而居,河水的涨涨落落牵动着他们生活的节奏。奔腾的河水激荡出音乐与舞蹈,故事与传说,那是人们对这一不变之存在——哺育着他们的母亲河的献礼。

然而,正如本期文章所表明的那样,这条伟大的河流正遭受着威胁:从长期来看,气候变化会改变河水的流量,因为随着气温上升和人们用水方式的改变,冰川、季风模式及地下水储备会发生变化;然而眼前的一幕恐怕会带来更严重的灾难性后果:各国争相开发利用该河的发电潜力、争相宣告优先使用权、争相建大坝、改河道、建拦河坝来“收割”河流的电力,这些冒险行为不仅会破坏雅鲁藏布江的独特个性,还可能会损害其更广大的经济、文化和生态价值。

2013年10月,三国专家共同讨论了急于开发河流存在的危险,并探讨了替代办法。本期登载了他们的思考和结论。

本期最具启发性的报告之一来自杨勇,他花了几十年时间观察研究布拉马普特拉河上游在中国境内的河段(即雅鲁藏布江),指出喜马拉雅山脉地质不稳定——地震不断晃动这些年轻的山峦,再加上人类活动,致使泥石流加剧。他记述了上游河段惊人的衰退速度——由于干旱和修建水坝,这些地方荒漠化日益严重,人们能看见大片大片的侵蚀土地、沙丘、沙漠。当地人失去了家园,无以为生,不得不遗弃村庄,背井离乡。

在人类活动的压力下,生态持续恶化,威胁着生态平衡,也威胁着中国和南亚的安全。在《掠夺西藏:中国与世界屋脊上的资源民族主义》一书中,加布里埃尔•拉菲特告诫道应警惕红红火火的采矿业对脆弱的青藏高原造成的影响。

“如今藏人曾保护的所有环境服务都受到了威胁。土地粗放利用转为集约化利用,资金、技术和劳动力集中在指定的“飞地”中,人们在那里开采资源、饲养动物或接待观光客;留下来的广大地域大部分人烟稀少,对现代性的要求来说过剩了。

采矿业正迅速把青藏高原从吞噬巨额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中心转变为利润中心——中国地质队已探明这里的矿产资源总量为铜8000万吨、金2000吨……中国的新矿山计划要在西藏运营几十年,这些矿山大大受益于中国在公路、铁路、通信、水坝、输油管道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资,这些正是有利可图的“飞地”所需要的,会让老式粗放方式黯然失色。”

杨勇报道说,就在这些已经遭到损害的雅鲁藏布江上游地区,预计要修建十一座水电站,桑日至加查段三座,大峡谷至大拐弯之间九座,发电容量总计60吉瓦。2010年,桑日-加查段的藏木水电站动工,预计今年投入使用。

这些发展存在多种风险:这里是世界上地震最活跃的地区之一,本期中很多文章的作者都指出了在这样不稳定环境中修建大坝的危害。除此之外,大坝建设对河水的涨落与流动及输沙量的未知影响可能会给下游造成灾难性后果。

盯上雅鲁藏布江能源潜力的不止中国一个。由于缺乏管理整个水系的合作框架,当邻国竞争对手争先恐后地主张主权时,河流很容易受到短期、竞争性开发的侵害。印度计划在该河上游及其在阿鲁纳恰尔邦(译者按:原文如此,该地区实为中国藏南领土,现被印度侵占)和阿萨姆邦的支流上修建168座大型水坝,这两个邦的动植物物种和文化多样性都极为丰富。与中国境内的情况一样,这些计划的制定者很少关注水系的健康,也很少顾及数百万依靠河流为生的人的利益。这是一场很可能没有赢家的比赛。

这样说并不是反对发展,而是关注沿岸国家竞相追求的一种错误发展,它可能会破坏极为重要的、我们尚未完全了解的生态系统。

本期中,普雷姆•尚卡尔•杰哈深思熟虑地提出了一种可以替代水电开发的先进太阳能技术,这一替代方案不仅价格便宜,而且对其他经济、环境和人文系统的影响风险最小。

最重要的是,这些专家们都一致认为开发雅鲁藏布江的巨大宝藏亟需更丰富的知识,而这只能通过合作研究、通过更广泛地听取各方意见来实现,其中就包括受影响社区、民间社团、生态学家和环境专家等。(特里萨•拉赫曼生动地描述了印度正在酝酿中的水坝项目遭遇的抗议和阻力,证明了抗议者提出参与诉求的重要性) 对整个水系复杂性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之后,人们自然就会更加明白合作的必要性,而那些目前共享雅鲁藏布江利益的国家也会更清晰地看到竞争的风险。

各国政府至今都没有善待雅鲁藏布江,他们目光狭隘,不顾河流的长期健康和经济发展,不顾百姓安危,争先恐后地进行短期开发。正如罗翰•杜泽所言,我们必须将河流看成是“律动的集合,而不是量子化的水流”。他认为,“水利官僚”——水资源领域的官僚主义在官方讨论中兴风作浪,就像盲人摸象一样,不过摸到条尾巴就觉得自己对大象了如指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自然之友植物组论坛    

GMT+8, 2017-9-22 19:40 , Processed in 0.08833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